cover

初玩視覺化的朋友常常會犯這種錯誤:「不管什麼資料,通通畫出來就對了!」「不管資料類型,用最炫的方法就沒錯!」然而圖表也是有各自的使用時機,甚至要不要用圖表都可以是個問題。這次我們與大家分享數字使用的時機 — 為什麼要使用數字?什麼時候要使用數字?

資料視覺化說穿了就是一種工具與手法,幫助我們的讀者理解得更清楚, 提升資訊傳播的效率。最簡單的例子是兩個數字,當我們單純把數字寫出來的時候:

  4196, 3759

若要我們一眼看出數據的比例並不是這麼簡單,畢竟四位數除法的心算對一般人是吃力了一些。我們日常面對的數據通常不會這麼簡單,例如下列數字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新生兒平均死亡數 ( 每 10 萬人,五年為一區間;資料來源 )

  12164,11792,12117,6315,4693,4196,3759,3375,3034,2730,2460,2199

大致上可以看出一個下降的趨勢,從 12% 的死亡率降至 2% ,但與一個簡單的線圖相比,線圖顯然更容易理解:

Chart is better to see a trend

我們甚至很容易可以看出在第三筆到第四筆資料之間有一個明顯的下降,那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處於所謂「三年困難時期」的大饑荒過後。

資料、資訊與情境

視覺化有許多優點,所以網上可以看到越來越多利用視覺化手法提供的資源,但不見得任何時候我們都可以只要「拿到資料、畫出圖表」就能把事情做好。最簡單的例子是一個數字,比方說生命的答案:

  42

那麼問題來了,我們要如何將這個數字變成圖表?長條圖或是圓餅圖?

One number with Chart

一個數字做視覺化意義並不大,主要的原因在於數字使用的情境:這個數字代表的是比例、是長度?他是指人數、還是指種類?針對時間,還是空間?我們並不知道。即便知道了,往往也需要以比較的方式讓我們對數字有更具體的想像,比方說冥王星的半徑是 1185 公里,我們還是得跟地球的 6371 公里做個類比,才比較能夠幫助理解:

Earth vs Pluto

 

這個時候,我們卻帶入了主觀的意見:比較行星的半徑,使用長度的方式,利用顏色加深印象。不同的元素幫助我們理解,帶出了資訊,比方說地球比冥王星長四倍,但也帶入了客觀資料以外的事實 — 作者角度的扭曲觀點。單一的半徑數據可以任由我們自由發想,但變成上圖這樣的長條圖時,也同時套上了比較長度的框架。

數字復興

視覺化的優勢是純粹數字永遠沒辦法達到的,不過真正優秀的作品,會巧妙妥善的運用數字來加強整體。這裡列舉一些數字使用的時機與方式:

1. 利用數字標題做為圖表核心

Reservoir is depleted

「95% 的人都不知道的面試技巧!」曾聽過這樣的釣魚標題嗎?偷偷告訴你,效果很不錯!先不論這類農場式的文章裡面在講什麼,標題的重點在於將圖表的內容精華濃縮成一句話,快速引導讀者理解剩下的內容。

這時候,一個核心數字便能製造出強烈的效果:

  • 「 9 年的旅程帶新視野號奔出太陽系」
  • 「水庫再過 14 天就見底」
  • 「在『困難時期』之間,中國每 10 個新生兒就有一個夭折」

當然,雖然看了很討厭但你想要再農場一點也是可以的囉:

  • 9 年前他沒沒無名,直到他做了這件事… 」
  • 「 再過 14 天,你我都得面對的重大危機 」
  • 「知道 10 這個數字的意義後,讓無數的玻璃心都碎了!」

 2. 傳達絕對的尺度

再精確的圖表都避免不了一個問題,就是不精確。就以上圖地球與冥王星的半徑長條圖為例,我們無法從圖表取得足夠精確的星球半徑,也無法取得精確的兩者比值。

適當的在圖表附上數字,可以幫助讀者進一步了解資料內容。

3. 重點提示

在複雜的圖表之中往往有許多地方值得讀者注意,比方說極大、極小值,最長區間、戲劇性的走勢變化等等。這時我們可以利用額外的圖形加以標示,並提供一個數據將讀者的注意聚焦於數據之上。

dramatically drop in new born fatality rate

4. 認知上的額外線索

Color Party Victims

事實上要讓讀者快速理解資料,不見得一定得要靠圖表。我們可以畫一張圖來表現太陽與地球尺寸的差距,也可以說:「太陽有地球的 141 萬倍大」而有時候使用數字與文字,我們更容易讓人感受到震憾。 US Gun Death 視覺化專案在動畫的最開頭並不是拿一大筆資料砸到我們的臉上,而是一筆一筆的告訴我們,這條線是彼德,他 29 歲就死了,那條線是吉爾,他 50 歲被人槍殺 …

讀者們原本超然的視角瞬間被拉到現實,由圖表、文字、符號與數字的搭配將讀者的認知重新塑造,在這裡數字、文字、符號與圖表同樣是工具,用來表達觀點的效率是一樣強大的。

開放資料

數字事實上是無法被圖表取代的,甚至我們在製作圖表的時候,資料來源與原始資料都應該一併提供,做為快速理解資料之後給讀者深入分析的機會。提供原始數字可以加強讀者對我們作品的信賴,可以視作製作視覺化的一環,而在這裡提供的資料,就可以說是單純使用數字來表現的了。

使用視覺化或使用數字都只是利用工具與手段,確認適當的時機使用不同的工具才能發揮這些這些工具的最大效益,下次在做視覺化的同時,記得思考看看:「在這個地方,我真的有必要像這樣使用圖表嗎?」

 


封面圖使用的色票 (連結)color-ticket


Written by infographics.tw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